法国面包师与成都钢琴妹嬉笑打闹的甜蜜情缘

大红鹰娱乐手机版

2018-03-20 14:40:18

采访那天太阳很大,空气也不差,在明晃晃的光线里,弗洛小面包和李小妹一前一后走了进来。哦,面包可不会走路,弗洛小面包不是一款面包,是来自法国的面包师,李小妹是他的太太,成都粉子,“他的法文名字多复杂的,我也不晓得给他起个啥子中文名,他名字的前几个字母是Florian,就取了这个名儿,大家也都喊得顺口”。

小面包不怎么会中文,李小妹法语倒是利索,他们俩的沟通都用法语,说了什么不知道,但他们乐呵呵的,小面包时不时揪一下李小妹的脸,李小妹从微笑到大笑不停转换。时时刻刻从彼此身上感受到有趣,这就是美好的关系吧。

小面包来到成都,原来冥冥之中是因为她

吃货小面包从小就喜欢甜品,更好奇美味是如何练成的,中学毕业后,他走进了法国巴黎东面Meaux市的Centre de formation en alternance (CFA de meaux)学校学烘焙。整整3年的时间,小面包一边在学校上课,一边在店里实习。

2006年,20岁的小面包学成毕业,就跟着母亲的一位朋友来到了中国成都,因为母亲的朋友娶了成都老婆,准备在人民公园后面的一条小街开家法式甜品店。小面包想得很简单,在他心目中,中国到处都是武术电影里那种尖尖的瓦房,李小龙那样的功夫高手藏于民间,“哇,去中国很好呀,一边做甜品一边练功夫”。

到了成都之后,小面包发现一切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,虽然偶尔还是会被指着说:“快看,有个老外!”,但他狂爱这里的美食和生活节奏,最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一位成都姑娘。

有一天,家住甜品店旁的李小妹走进了这里,那时她川音毕业,做着钢琴老师的工作。他觉得她笑起来毫无保留,煞是好看,她觉得他眼睫毛挺长的,眨巴眼睛的时候有点小帅。他只会一丢丢英语、一点点中文,她一丢丢法语都不会。两人用夹生的英文、成都话、肢体交流,聊天毫无主题,也没法深入。没话说的时候,李小妹就教他说成都话,他也教李小妹说法语。

李小妹和小面包

不久,因为生意不太好这家甜品店关门了,小面包回到法国Mouroux小镇的面包店工作。2008年,李小妹放不下他,便追到法国读研究生,一见面小面包简直惊呆了,不过一年,她的法语竟然进步得如此神速。

2014年,小面包和李小妹结了婚,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小妹已经习惯了在法国的生活,当时在喜欢的博物馆上班的她如鱼得水。不习惯的反倒是小面包,他开始疯狂想念成都的麻辣小吃,一说起来李小妹也跟着流口水,那就干脆回成都吧!于是,两个吃货手牵手回来了。

两个吃货手牵手回来了

回到成都之后,小面包在家里做甜品,然后提供给咖啡厅、酒吧等,李小妹负责采购、销售、送货等其它杂事。他们一直在筹备开店,但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位置。

没有助手的小面包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他坚持用最传统的方法做甜品,比如做羊角面包,面发好后之后打黄油,等它起酥,然后要让它睡几个小时的美容觉,完全融入之后再反复打黄油进去,等待的过程中小面包会做其它种类的甜品。从早到晚,他都在厨房里照顾这些甜品宝宝,伺候它们入睡,等待它们醒来,给它们穿上漂漂亮亮的衣服。

他们经常做了甜品带去和朋友的火锅局、串串局。最受欢迎的招牌包括百香果塔、歌剧院等。百香果塔表面的黑籽,有着最浓郁的百香果的酸甜味,李小妹说,这就是新鲜的百香果自身的籽,在刷了糖汁以后更突出了它的果酸。歌剧院蛋糕号称蛋糕中的极品,内芯重重叠叠达7层,并夹有两层咖啡酱,歌剧院之名开始于上世纪初,很贴切,每一层蛋糕就如歌剧的一幕,是一片天地,让人无限期待。

有人说:告诉我你吃什么,我就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。喜欢甜品的人,应该都不太坏。

百香果塔

歌剧院

迷你小泡芙

传统黄油起酥面包

修女泡芙

吃着甜品聊完天,笔者有个疑问:为什么李小妹法语那么好,而小面包中文始终原地踏步?哈哈,大概是她故意让他依赖她,让他的世界只有甜品和她。 “对对对,她不希望我学会了中文和街上的成都美女说话。” “才不是呢,因为我聪明一些。”

附加问题,都说法国人浪漫,小面包浪漫吗?“可能每天都有点小感动,但都习以为常了。我没得啥子浪漫细胞,免疫力比较高,不得因为啥子小举动就流口水啊晕倒啊。”对李小妹来说,不存在什么永恒的爱情火花,但在一起相处得快乐有趣就是生活,“天天把我逗得笑嘻了,做甜品的间隙傻兮兮地跳段舞,还有啥子不开心地呢。”说完,两个人都把肩膀扭动起来了……

来看看小面包制作的其它甜品

想要品尝弗洛小面包制作的美味,可以添加以下二维码

E N D

文:范书

图:曹鸿禹

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漫成都小编客服微信

以上内容为漫成都原创

拒绝一切形式转载,本号不授权,侵权必究